气与人体

1


祖国医学以为,人体以脏腑经络为本,以气血为用。气是人体生命活动的动力。

气在人体活动范围甚为广泛,它源于脾肾,收支升降治节于肺,升发疏泄于肝,帅血贯脉而周行于心,无处不及。

气归纳人体脏腑安排各种不同的机能活动,如脾胃的消化功用,心脏的血循环功用,肺的呼吸功用,肝的疏泄功用等,都离不了气。

气在人体有升有降,坚持平衡,然后促进正常的生理活动,全部生命的物质和现象都是气的运动改变的进程。因而,凡人体脏腑安排的活动能力皆与气机的正常与否有亲近联系。

气机调畅,各脏腑功用多正常;气机失调,脏腑功用多受其影响。如胃气滞则呈现䐜闷胀饱、纳差等消化不良症状;肝气郁结,则呈现胸胁肿痛等疏泄失司的症状。且脏腑受病,也常会反映出气的病理改变。

“气之在人,和则为正气,不好则为邪气”、“气血冲和,百病不生;一有怫郁,百病生焉”。故《素问》有“百病皆生于气也”之说。

因为气机不调与疾病的发作、演化联系甚为亲近,所以在临床上,调度气机这一治法实属祖国医学共同的一环。

调度气机的临床使用

2


一、宽胸理气法


胸居上焦,内藏心肺,宽胸理气能够舒展胸部神经,改进血液循环,消炎止痛。

心主血脉,血液之所以能循环脉中,周流不息,除与心主血脉的功用有直接联系外,与气之功用也有亲近联系。

血属阴,赖阳气以运转,气行血亦行,气滞血亦凝,血随气行,气为血帅。胸中阳气不振,气血运转失调,心脉痹阻,则呈现胸闷、胸痛、欲长叹气,甚则发作心绞痛。

常用调度胸膈气机药有以下五组:

1. 厚朴花、代代花、玫瑰花、佛手花为一组药。

花性展开,用于医治胸部疾患可使胸中气机晓畅、神经舒展,而达消除胸闷胀疼的意图。

2. 桔梗、瓜蒌、枳壳、郁金为一组药。

瓜蒌宽胸,郁金解郁,枳壳理气,桔梗引药上达咽部,常用于医治缓慢咽炎之咽部堵闷,多有异物感等。

3. 瓜蒌、薤白、旋覆花、代赭石为一组药。

瓜蒌宽胸理气,薤白通胸中之阳。旋覆花、代赭石降逆,多用于医治干性胸膜炎之胸痛效果明显。

4. 旋覆花、代赭石、牛膝、丹参为一组药。

理气降逆佐以活血,代赭石还可扩张食管。用于医治食管憩室、狭隘,或前期食管癌引起之吞咽困难有必定效果。

依据临床领会,上述诸病,其发病多与精力要素有关。长时间精力影响,心情不舒可影响气机通调,而呈现胸闷、胸痛、吞咽梗阻晦气等症状。

经过调度胸中气机,不只能消除症状,并能调整神经功用,铲除病因。

5. 白檀香、郁金、瓜蒌、薤白为一组药。

可使胸中气血疏通,循环改进,心有所供养而闷痛可愈。常用于医治心绞痛。

二、理气解郁法


胁居两边,为肝胆之分野,肝主疏泄,性喜条达而恶郁闷。若因心情不舒,气机郁结,疏泄晦气,则发作一侧或两边胁胀胁痛。理气解郁可使肝气舒展、晓畅。

临床医治肝病,常以青橘叶、青皮、柴胡为一组药,医治肝病胁痛或肋间神经痛效果较好。

青橘叶、青皮走两胁,入肝胆,可舒肝理气;柴胡为引经药,可引药直达病所。

肝胆气机通调,郁结之神经得以舒展,则胀消痛除。

三、谐和胃气法


胃居中焦,职司受纳和消化水谷。胃气主降,以下行为顺,以通为补。

胃失和降则呈现胃胀、胃痛,纳食欠安;胃气上逆还可引起厌恶吐逆。临床治胃,常以谐和胃气法使胃得和降,功用正常,饮食添加,肿痛康复。

1. 医治以胃脘胀满为主者,常用广陈皮、枳壳、桔梗为一组药。

桔梗性升,枳壳性降,广陈皮理气,一升一降一理,相互配合,治胃脘气机不畅每收良效。

2. 若医治气机不调之胃痛者,常用广陈皮、香附、乌药为一组药,理气止痛。

调度气机可能有调度神经、缓解痉挛的效果,多能使痛止且不易复发,优于其它止痛药。

3. 医治胃气上逆之气逆和吐逆,则以旋覆花、代赭石、广陈皮为主降逆理气,使气得下行,康复胃的正常活动,而止呕逆。

四、下气消胀法


下气消胀法,临床用于医治下腹部气机不调。因其部位鄙人,宜顺水推舟使胀气得以下行。

常用厚朴、枳实、莱菔子、木香为一组药,降气消胀,医治腹部胀满痛苦。

六腑以通为用,下气消胀有促进肠蠕动,通调腑气之效果,使胀气扫除体外,气畅而血行,肿痛自除。

临床常以这四味药为主,医治术后肠胀气、肠梗阻,或其它原因引起的腹部胀满疼等症。

依据肺与大肠相表里的道理,医治肺气上逆的喘咳症时,加用下气消胀药可明显进步效果。

五、其它


调度气机在医治妇科病方面也属重要。

妇女月经病虽多表现为血证,但血脉之运转,依赖于气。“脉为血府,以气为本”,血病多由气,气病可及血,如常见之痛经、闭经,经临床调查,多为气滞血瘀引起,故单纯治血莫如气血两通。

医治时在活血药中参加部分理气药,可加强活血效果。

1. 若证属心情不舒、气滞者,更应侧重调气,常用药有香附、青皮、广陈皮、柴胡、乌药。

2. 乳房肿痛者,用瓜蒌、郁金或佛手花、玫瑰花等。

3. 缓慢附件炎、盆腔炎有包块者,多用盐橘核、盐荔核、川楝子、香附等理气散结,并可医治男人疝气、睾丸肿痛等。

调度气机在使用于其它一些疾病时,常可明显进步效果,缩短阶段,起强化效果。

如医治肾炎水肿,在利尿消肿药中加一、二味理气药,可使药力灵通,增强利尿效果。因气为动力,气机通调,则水液分泌疏通。

医治泌尿系结石加用理气药,不只能使痉挛缓解,敏捷止痛,并可促进结石下行排出。

医治胆道蛔虫用驱虫理气法,能够免除胆总管括约肌痉挛,缓解痛苦而有利驱虫。

医治阑尾炎、胆囊炎、乳腺炎和其它一些炎症,用清热理气法,可使部分气血郁滞现象得以改进,有助于炎症吸收消除。

总归,调度气机是祖国医学共同的一种医治办法。

许多因心情、精力要素而致的疾病,多用调度气机法而收到明显效果;脏器功用性疾病,神经机能紊乱而致的疾病,医治也多用调度气机法。

以痛苦为主的疾病,调度气机则更为重要。

此外,某些疾病兼用理气法,多能进步效果。调度气机是一种调整的办法,经过调整脏腑功用,而使疾病康复。估计往后,调度气机的办法,在医治某些疑问病症时,将会发挥更大的效果。

注:本文选摘自《临证医案医方》,赵棻,河南科学技术出书社出书,1981年6月

推荐阅读